qzuserqssl 发表于 2012-9-10 11:43:11

西霞口船厂诉荷兰西特福、芬兰瓦锡兰跨国官司追踪

西霞口船厂诉荷兰西特福、芬兰瓦锡兰跨国官司追踪

四法学教授力挺西霞口船厂
在京举行专题研讨会,认为西特福、瓦锡兰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中国法院“管得着”
    9月13日由西霞口船厂诉荷兰西特福船运、芬兰瓦锡兰发动机跨国官司引发的“中国法院有无管辖资格”一案,即将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开庭。由于此案的判决结果关系到号称世界三甲的中国造船工业整体利益,因此,引发了国内造船工业界和法学界的高度关注。
    荣成村办企业西霞口船厂承造荷兰西特福船运公司的12500吨多用途船,装配它采购的芬兰瓦锡兰发动机,却发现发动机是二手货。功率不达标的两艘船被弃,西霞口船厂不得不向青岛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荷兰西特福船运、芬兰瓦锡兰发动机两大跨国公司却一再坚持“中国法院管不着”,即使经山东省高院终裁,仍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西霞口船厂的遭遇是全球经济不景气背景下,整个中国造船工业遭外国船东弃船后的被动命运缩影。江苏仪征扬子船舶修造有限公司也已身陷因荷兰某船东弃船引发的跨国官司。6日,扬子船厂的顾厂长致电西霞口船厂,询问案子进展。扬子船厂和荷兰某船东的纠纷已于今年4月提交伦敦国际仲裁委员会,整个官司从证据收集到裁决将是一场耗费庞大的“拉锯战”。至今5个月时间,扬子方面只完成了证据收集工作。扬子船厂为此聘请了两个英国律师,每小时律师费4000元,仅此一项,扬子船厂已花掉了20多万元人民币,“大头还在后面!”   
    长三角是中国造船工业集中的地方。顾厂长介绍,长三角造船企业的涉外纠纷都到国外仲裁结构接受仲裁,在他的印象里面,“这十几年,中国船厂胜诉的好像只有一起”。 顾厂长认为,中国号称世界造船工业大国,其实,在整个世界造船工业分工中,中国船企整体“很弱势”。   
中国造船工业界在司法救济领域的被动地位,也引起了国内法学界的关注甚至不平。就西霞口船厂诉西特福、瓦锡兰发动机欺诈的跨国官司,从维护中国民族造船业的整体利益出发,日前,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崔建远,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赵旭东,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潘剑锋和刘凯湘,在北京举行专题研讨会,一致认定瓦锡兰、西特福对西霞口船厂实施了共同侵权,应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关于中国法院的管辖权问题,四法学专家认为,这起纠纷不属于造船合同约定的仲裁事项,中国法院有权管辖。
律师解读
跨国公司质疑中国法院管辖权背后的玄机
    山东英良泰业律师事务所刘军波律师指出,这起造船合同纠纷的司法管辖权问题,其实牵扯一个经济利益问题。西霞口船厂以西特福、瓦锡兰联手欺诈,把两大跨国公司告上中国法院,直接后果是西特福在中国银行的保函被法院查封,这是前期西特福支付的造船预付款。而一旦中国法院被认定无权审理此案,西特福在中国银行的船款就将解冻。可以想象的后果是,如果瓦锡兰、西特福在华无任何资产,这起纠纷即使最终由国际仲裁机构裁定西霞口船厂胜诉,后者也得不到赔偿。没有经济惩罚,此案的胜败也就没有意义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西霞口船厂诉荷兰西特福、芬兰瓦锡兰跨国官司追踪